365bet体育在线_365bet备用网址_bet36官网_权威官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毕业论文 > 经济学 > 国际经济 > >

谈欧盟一体化中的“自下而上”原则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内容摘要:在众多的区域性组织中,欧盟率先实现了实质性的经济一体化和政治一体化。在所有欧盟成员国中,德国是欧洲统一最积极的倡导者。这是因为,二战后德国人接受了这样一个观点,即,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并使德国成为欧洲大家庭中一平等伙伴的道路才是促进本国经济、重新获得世人尊敬的最佳路径。欧洲的经验表明,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原则才使得欧盟得以正常运转。

  关键词:欧盟 德国 区域性合作 自下而上原则
  
  欧洲的发展史实际上就是一部由各大公国、宗教、部族以及各种意识形态之间的战争史。最显著的事例就是两次世界大战均在欧洲爆发。1945年,当欧洲处于一片废墟中时,欧洲国家开始酝酿区域性合作,以新思维和向前看的态度处理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和争议。欧洲一体化的步伐从那时起开始了。目前,欧盟的成员国已经达到25个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共同市场。欧盟的统一货币——欧元(EURO)正在成为世界性货币和美元的真正挑战者。
  
  德国在欧洲统一进程中的作用
  
  德国政府在关于欧洲统一的白皮书中这样说:“自1949建国以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一直是欧洲统一的积极倡导者。因为,只有一个统一的欧洲才能加强欧洲在全世界的地位,欧洲大陆的和平、自由与繁荣才能有保障。通过这个融合的过程,一个可以相互紧密协商与合作的具有高度透明的机制被建立起来。建立这个机制的目的在于采用和平的方式服务于所有成员国的利益”(源于德国信息中心期刊2002年1月21页)。这段话似乎意味着德国愿意以国家利益换取欧盟“所有成员国的利益”。事实上,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才是推动欧洲统一进程的主要推动力。因为,一旦欧盟不能够满足成员国的国家利益,欧盟将会分崩离析。另外,如果欧盟的扩大与现有成员国的国家利益相冲突,欧盟将不会吸收新成员。因此,区域性合作的重要原则是为区域内的国家利益服务:国际间经济技术合作的目的在于要使相关国家多受益。
  总的来说,在欧盟的框架内各成员国变得更加关注其国家利益;在欧盟超国家机构的指令下,成员国的强弱色彩趋于淡化。当然,无论统一的进程多么有条不紊,在欧盟的政策制订和决策过程中,在各成员国之间存在无休无止的争议。但是,反过来,这种长时间的争议却为就某些多边事宜已经出现的不同意见和可能发生的分歧提供了一个动态的平台,让有关成员国就共同利益进行民主对话与决策。欧盟动作的实践说明,通过国际合作与协作,不仅各成员国的国家利益可以得到更高层次的满足,而且可以使共同体产生合力效应。发生在特定利益之间的紧张局势与共同的利益可以使统一进程经常性地处于开放状态。其实,任何民主政体的健全与发展都会从其成员的无休止的争战中得益。甚至,一个民主政体恰恰正需要这种不完善性和开放式状态。因此,这种体制也就需要来自成员的希望建立有效反对机制以及少数服从多数的辨证唯物主义机制的任何努力与尝试。这种民主框架的优势为欧盟处理内部的具体问题提供了一条宽阔的道路。因此,欧洲的区域性合作以及欧洲统一进程能否成功也可以说是对西方民主政治的具体的检验。
  事实上,在所有欧盟成员国中,德国是欧洲统一最积极的倡导者。这是因为,二战后德国人接受了这样一个观点,即,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并使德国成为欧洲大家庭中一平等伙伴的道路才是促进本国经济、重新获得世人尊敬的最佳路径。坦率的讲,回想往事,所有欧洲国家都对德国可能重新崛起为政治和经济超级大国而恐惧。为了克服这种不利因素,德国积极地参与了双边合作和欧洲统一进程。尽管德国执欧洲经济发展的牛耳,但是却避免在欧盟的外交与安全政策的制订方面单方面行动。
  尽管对欧洲统一持积极态度,德国也并没有在其国家利益方面作出让步。德国的经济很大程度依赖外贸与出口。与其他发达工业国家相比,德国的出口额在其GDP中所占比重最大。德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占全球同类产品出口总额的10%。这个数字在1980年为20%。德国60%的对外贸易额来自于其他欧盟伙伴国家,因此,欧盟成为保持德国经济与社会稳定的关键。这样,对于德国人为什么会乐意放弃其具有民族象征的马克而使用欧元就不难理解了。因为,这是德国希望进一步扩大其对外贸易的战略选择。经济全球化使德国面临的竞争越来越强。目前,全世界有三大贸易区:欧共体;北美自由贸易区(美国、加拿大、以及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和由一些亚洲国家和地区(如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等)组成的贸易区。亚洲国家的经济快速增长主要依靠扩大内需、区域性合作和全球贸易。欧洲应该怎样面对愈演愈烈的全球性竞争,人们拭目以待。在闭关自守、完全依靠在欧洲大陆内的合作、自给自足、自力更生之外只有一条路,即,向世界开放,在WTO的框架内积极参与全球竞争。然而,要参与全球竞争就必须实施分权式的自由市场经济并加强与亚洲现有的区域性合作组织(东盟ASEAN;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的紧密的联系。为了在技术上保持竞争优势,德国在中国搞了不少合资企业。合资企业有助于加强世界各国的相互依存度,并有助于文化交流。而文化交流是实现世界和平的必要条件。
  在冷战期间,两种意识形态间的铁幕以及柏林墙将德国分为两个具有不同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国家。这种分治局面持续威胁着铁幕两边的人们,因为柏林墙两侧的德国土地上布满了瞄准对方的核武器,而这些核武器分别属于美国和前苏联。德国人甚至连对于这些核武器的控制权也没有。这一点加剧了这一历史时期的不安定性。随着1989年柏林墙被拆除,欧洲一体化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东、西部德国人都意识到,政治多元化和相互依存才是获得安全和稳定的唯一选择。
  悬而未决的欧盟的工作语言问题也说明了德国愿意做出一些牺牲。目前,英语和法语成为欧盟的工作语言。在欧盟的成员国中,德国有九千万人口,而法国和英国的人口均为六千万略多一点儿。德国的经济实力在欧洲最强,对欧盟的贡献也最大。但让人吃惊的是,德国并未要求德文的工作语言的地位。可能是考虑到总人口2.8亿的英国、法国等成员国会持反对意见。尽管在欧洲说英语的人居多,欧洲南部大多数使用罗马语系语言的人能说法语,但语言问题说明为了改善与伙伴国家的关系,德国愿意做出让步和牺牲。
  非常明显,目前德国的国家利益从战略上已经服从于欧洲概念。其他欧盟成员国也是如此。法国是另外一个积极而坚定地推进欧洲统一的国家。而众所周知,法国人具有很强的民族意识和对其文化与历史的自豪感。法国人对于欧洲统一的态度与其希望与英国和美国对抗有关。尽管英国已经成为欧盟成员国,但并不积极推动欧洲统一。由于与美国的历史、文化、种族和语言关系,英国对于美国的忠诚似乎超过欧洲。英国的军事与防御政策可以说明这一点。

在欧洲统一进程中的每一个阶段,都反映出了各种不同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关系。欧盟发展过程中的第一个阶段是在1957年建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EEC)。欧洲经济共同体是一个关税同盟,为成员国的工、农业产品实施共同市场战略,从而加速了成员国之间的经济政策一体化和成员国间的相互适应度。最初,欧共体的成员国有比利时、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和卢森堡。1973年,英国、爱尔兰和丹麦加入了进来。其他成员国是后来才加入的。尽管是欧盟成员国,但英国和丹麦直至今日未加入欧盟的货币体系中,所以英镑和丹麦克罗尔依然作为国家货币而存在。在欧洲统一的进程中,德国和法国成为核心国家的先头部队;而其他国家则在观望态度的旱伞下,小心翼翼,情况好则进,情况糟则退。
  在实施欧盟对外援助的战略中,不同的国家利益也反映了出来。在全世界的政府对外发展援助基金总额中,来自欧盟的部分占60%之强。为了实施对外援助,欧盟与位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太平洋地区的70多个国家签定了各种协定、协议和条约。但是,这些受援国中许多是前法国和前比利时的殖民地。事实上法国和比利时的做法源于早年欧共体的一项关于前殖民地的附加条约。在实施欧盟对外援助的战略时,英国也同样关照前英国的殖民地国家。欧盟在1963年制订了新的对外援助计划,规定从1975年开始不再以前殖民地国家为援助条件。在第五届LOME大会上,制订和通过了从2001到2010年的欧盟的对外援助计划。以前殖民地国家为援助条件的对外经济援助的做法被认为带有歧视性,会导致一些真正需要援助的发展中国家得不到援助。法国被批评动用欧盟发展基金去为法国自己的国家利益获得好处。德国没有前殖民地,在实施欧盟对外援助中好象有些吃亏。
  
  自下而上原则是欧盟成功的保证
  
  在欧盟的许多宣言、演讲和文件中都有记载,欧盟及其成员国十分珍视和强调自下而上的原则。所谓自下而上原则的意思是,如果地方政府部门有能力解决所面临的问题,任何中央政府都不需要去插手地方事务。即使该地方政府部门无法有效地解决问题,也应该由其上一级部门协助解决。只有各级地方政府和组织确定无法有效地解决问题,中央政府才可以介入。因此欧盟成员国被建议采用分权制,使地方政府和部门居民委员会、村委会、社区以及普通公民具有自助和自我解决问题的能力。来自中央政府或者说上层建筑的过多干涉会对公民的自助和自力更生方面产生阻碍作用。
  欧盟在马斯格里特条约的第3b条款和阿姆斯特丹条约的第5条款中这样规定:“在不属于政府权力专门管辖的范围内,社区组织将发挥作用。根据自下而上的原则,只有在(欧盟)成员国不能够有效采取措施并取得预期目的的情况下,欧盟的超国家机构才会介入”。
  应该注意到,正是这种自下而上的原则才使得欧盟得以正常运转,使得各成员国的建设一个属于自己的欧洲的能力得以加强。自下而上的原则是一种共同的价值观而且又可以服务于各自的利益,既鼓励自治、独立,也鼓励自力更生。
  除了政治和经济领域,欧盟还有一个公民领域,也被成为第三领域。第三领域在欧盟的形成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第三领域主要由各成员国的普通公民构成,基本单位为家庭、街道居民、学校、科技人员、教会、人权组织、环境组织、慈善机构等。正是这些第三领域的组织与公民率先发起了欧洲国与国间的介于学校与学校之间、村庄与村庄之间、城镇与城镇之间的姐妹合作和交流。
  时至今日,欧盟各成员国中很少能找到没有参与过这种国际活动的城镇和村庄。这种跨国界的经常性的民间活动为老百姓相互了解、互相学习提供了条件和机会。一些著名影星、艺术家和新闻媒体也参与到了第三领域中,支持和引导政治家们走向欧洲一体化。
  有人认为,全球化进程有利于区域性合作,但国家的作用被减弱,而欧洲的事实说明,在欧盟这样一个更宽阔的合作平台上,各成员国的国家职能不仅未减弱,反而更加强了。正是这种自下而上的原则在防止欧盟的超国家功能将原有的国家职能取而代之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参考资料:
  1.德意志信息中心:关于德国的统计数据
  2.昆哈特·鲁格尔,《德国在欧洲安全中所发挥的作用》,(1995)103-128页


分享到: 更多
365bet体育在线_365bet备用网址_bet36官网_权威官网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韩国金融开放的经验和教训

韩国金融开放的经验和教训

一、90年代初期以来的第一轮金融开放不当的金融开放导致金融危机的爆发 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期间,韩国...